古典的谋杀故事结束了,新的故事正在开始 - 调查与观点 - 智能交通世界网_智慧交通网 ITS114.COM|中国智能交通领先的门户网站
  • 古典的谋杀故事结束了,新的故事正在开始

    2017-05-23 16:27:29 来源:知乎 评论:
    分享到:

    传奇古典谋杀的终结

     ONE实验室,信仰手艺的,不忘记责任的,在一片灰暗中闪光的。

    文章来自机构帐号:ONE 实验室


    过去,一些杀人事件会成为故事,它们有着恐怖、暴虐而且神秘的凶手,真相难以揭示,有着强烈的戏剧性,以致演变成激动人心、众说纷纭的传说。而如今,惩罚者掌握的力量已经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和理解,这类故事结束了,新的故事正在开始。

    文 | 王天挺 采访 | 王天挺 陈梦岚

    编辑 | 林珊珊 事实核查 | 刘洋

    如今的凶手变笨了

    写出一篇伟大的古典犯罪报道是我这种古典型记者的理想。谋杀案是我最喜欢的。发生谋杀,意味着我能摆脱讨厌的主编,展开一段冒险,辗转飞机、火车、客运和摩托车,去到一个本该终生难以涉足的地方。我从小就被那些恐怖的谋杀案件所吸引:白银连环杀人案、南大碎尸案、白宝山连环杀人案或是杨新海连环杀人案。他们是一系列扑朔迷离、谣言四起、凶手被描述为杀人狂而警匪间原始角逐的故事。

    它们是“日常里的犯罪传奇”,真相是那么难以寻找,以至于在全国各地都留下了不同版本的传说。

    但这十年以来,我很少再见到这样的故事。如果考察一下近些年最受公众关注的谋杀案­­­­——马加爵案、邱兴华案、杨佳袭警案、湖北邓玉娇案、夏俊峰刺死城管案、贾敬龙射钉枪杀人案、药家鑫案、林森浩投毒案、辱母杀人案——这些案件与 20 年前那种曲折离奇的案件大异其趣。

    在这 9 起谋杀案中,没有深思熟虑的手段和难以琢磨的动机。没有一起是因为谋求钱财而导致的。其中六起使用的作案工具是刀。大部分谋杀者属于冲动杀人,罪行很快败露。人们热衷于阅读这些故事不是因为案件离奇复杂,而是因为它们所引发的社会情绪。

    我尝试把目光放到公众视野之外,但总是找到这样的案件:广州一个女孩因为淘宝给差评而被杀;河南一位新郎在新婚夜因彩礼锤杀新娘;杭州的一位父亲给自己女儿买了巨额保险,然后杀了她;北京一家烤鸭店的厨师拿片鸭刀抢劫割喉,作案用的裤子、袜子、秋衣都烧了,但把刀冲洗干净放回了烤鸭房。在浙江温州,一位姓杨的凶手为报复情敌掐死了一条狗,把狗头扔到情敌床上。他最后被判了故意杀人罪。

    这些案子帮我构建了一个当下中国式谋杀的凶手画像。他大多数时候是男性,初中及以下文化,没有前科,是邻居眼中“看上去挺老实”那种人。他作案最多的地方是在个人住宅,最喜欢在 20:00~23:59 之间犯罪,主要动机是情感纠纷,其次是因财杀人。他喜欢的作案工具是刀,以砍刺为主,击中致死最多的部位是头部和颈部。有十分之一的凶手是家庭暴力的实施者,他常用的伪装包括谎称死者病死、意外死亡和自杀,作案时机选在死者熟睡时,或是乘其不备。他大多数时候会逃跑,其次会自杀,最后才是投案。至于动机,我的一位检察官朋友告诉我,在许多案件中,杀人的理由是如此之轻微,以至于在法庭上要为他们找出一种动机都是可笑的。

    报道“激情杀人”案件可不符合一个古典型记者的理想,何况有的时候还要背上“为凶手辩护”的名声。渐渐地,我的同事们都去报道诈骗、裸贷和校园霸凌了。

    只有我还心存侥幸,希望能找到更具传奇性的谋杀。我求教上海的悬疑小说作家那多,他曾经也是一名记者,最近在一本杂志上连载关于谋杀的真实案例。他告诉我:“难以让警方识破的案件确实少了。不管他怎么预谋,他可能还是会留下很多痕迹。”

    如今的凶手看上去缺少成为传奇的潜质。我的发现是,他们行事粗率,爱在完事后抽上一根烟,然后把烟头扔得到处都是。在一起银行抢劫杀人案里,一个劫匪冲着柜员大喊大叫,把唾沫星子留在了柜台上;在西安,嫌疑人临走在窗帘上抹了把鼻涕;贵州省遵义市的一些犯罪者,还有在事后拉上一泡的习惯,当地警方一年内碰到三起嫌疑人在犯罪现场留下粪便的案件。警察耐心地用棉签拭子取了样,提取了 DNA。

    犯罪传奇的衰落首先是从罪犯本人的堕落开始的——我抱有这样的想法。后来我在一项关于城镇化与犯罪关系的实证研究中看到:城镇化程度越高,杀人案件越少。于是我离开北京,去更多的小城镇寻找答案。

    如果仍旧痴迷于以往的犯罪故事模型的话,古典型记者可能会希望能找到一位老刑警,他老成世故,烟不离手,很能喝酒,有一双厉害的眼睛,说起案件就像是捏起糖豆一样信手拈来。他谈论事发当天的天气,现场的惨况,内心的触动和冷静下来后的推理。之后他会谈论与嫌犯的交往和异常艰苦的交锋。在酒桌上的某个时刻,他会展露对嫌犯的同情或者其他复杂的情感——他对善恶有自己的标准。

    这样的警察越来越少了,如果不是从未存在过的话。古典主义的个人英雄已经被更大的智力组织所取代。在这个时代“警察传奇”的故事里,奇迹通常发生在各地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在香港这个部门叫做法证部,在美国叫犯罪实验室。

    2016 年 4 月 23 日,北京,《CSI 犯罪现场调查》的全球首个浸没式刑侦探案互动体验展

    警察中的工程师们

    我去拜访了梁淼淼,一位在江南四线城市做痕迹检验的警察,他就在当地市里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工作。这位警察本人对痕迹研究异常痴迷。他的妻子刚生了一个男孩,医院给婴儿按了脚印。他对此不屑一顾:“婴儿的脚印没用。看不到纹线,成年人赤足足迹才有比对价值。”

    这是一座常住人口两百多万的城市,他通常的工作是,穿着全封闭的现场勘查服,拎着近 20 斤的工具箱前往现场。他必须赶在痕迹被破坏之前收集它们。他先收集门把手上的指纹,紧接着是地面的鞋印。最后他搭建一个快速通道,俗称板桥——一个四方的金属板,一直搭到尸体的位置。法医、理化技术员就都能进来了。他可以通过撬锁在锁芯的弹子上留下的压痕,判断使用的工具,推测你的身份。就算戴鞋套,他也可以通过鞋套的压痕印来判断脚印大小、步幅距离。如果在三起案件中有相同的数据,就可以推测出是同一个人的作案手法。但这只是最基本的。

    他们更像是科研人员而不是警察。在说起一桩通过嫌疑人泥足迹中检验出大量氮肥和番茄花粉,判断出嫌疑人进过番茄种植大棚的案子时,他随口就说出“一袋化肥的重量是 50 公斤左右”。类似的专业知识在破案里的运用已经司空见惯。他在一次嫌疑人骑自行车分尸抛尸案中,通过实验还原绑尸体电线在车轮上的磨损程度,推断抛尸地点;在另一起杀人抛尸案件中,通过找嫌疑人车辆轮胎的磨损特征,他算出相同磨损特征间的直线距离,得到车轮周长和轮毂半径,最后推断出车的类型。最后他们在视频监控中找到了这辆车。

    “车轮胎印的研究手册是一本 500 多页 A4 纸的书。”他告诉我,里面内容包括儿童车轮胎、自行车轮胎、汽车轮胎、三轮车轮胎、电瓶车轮胎和飞机轮胎。他需要了解这些轮胎如何做成,使用哪类橡胶,不同品牌轮胎在里面填注哪些材料;他知道一点生物学知识,他采集过尸体上的蛆虫——他们可以判断死亡时间,有一次尸体腐败过度,产生硫化氢体,尸体爆炸了;或者一些化学知识:“经常抽烟酗酒的人,头发里边的砷元素就特别高。”由于人手不足,法医的活他也帮着做。他研究过呕吐物,把胃切开,用勺子一勺一勺地往塑料盒里挖。遇到胖子,他就格外忧愁,“挖不干净。”

    至于传说中的高智商犯罪——“就没见过高智商犯罪。”他说。只有一次案件中,嫌疑人特地带了鞋套、口罩和手套。但在他拿来擦死者喷溅在衣服上的毛巾上,发现了给皮衣上色的护理膏的成分氨基黑。他们最后在监控中找到了这个穿黑皮衣的人。

    我开始为这个时代的谋杀者感到同情,如果这么说合适的话——可耻又可悲。为了完成一桩犯罪所要掌握的知识点也过于多了。有时谋杀者已经足够小心,他们擦干净凶器把手的指纹,但窗台内侧的指纹却被忽视;血液也不仅在表面,地毯下的填充物、最下面的地板中、地砖、淋浴杆的凹槽处都可能有血迹。他们使用漂白剂清洗现场——但这玩意会在现场留下味道。吸尘器也一样。他们会在鞋子上犯下大错,“Nike 鞋底总是印有 Nike。”

    这些痕迹专家说起这样的事来家常便饭,但我感觉古怪——即便我未曾想犯罪,也不免感到世上已经没有秘密可言。

    我知道了现在有一种叫做“微量物证”的东西,它们是一系列关于关于泥土、玻璃碎片、金属焊渣、纤维或是油漆的知识。这种证据通常肉眼无法看见,但他们告诉我从外面打碎玻璃时,玻璃不仅朝内掉落,也会向外落在衣服上。当金属撞击带来的弯曲,会使细小的颗粒粘在受害者身上——通常是一起车祸。这时候,汽车撞击的摩擦还会造成安全带上的塑料温度升高,导致衣服纤维嵌入塑料之中。通过纤维比对,就能确定驾驶是谁。最后汽车灯罩上的

  • 关键字: 视频监控 交通监控
  •    责任编辑:its114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