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谈:主动安全如何赋能道路运输安全生产管理 - 调查与观点 - 智能交通世界网_智慧交通网 ITS114.COM|中国智能交通领先的门户网站
  • 大咖谈:主动安全如何赋能道路运输安全生产管理

    2020-09-27 10:06:35 来源:www.its114.com 评论:
    分享到:

    2019年12月22日,由中国卫星应用产业联盟、广东省北斗移动物联网产业研究院联合主办,中九星通、锐明技术共同协办,海王文化、车联网总裁俱乐部承办的2019道路运输主动安全万里行活动在南京圆满落幕。

    本次论坛设置了互动环节,一众嘉宾就“主动安全辅助驾驶终端是否有效降低了安全事故的发生?货运市场如何推动主动安全智能防控的落地?保险金融模式是否能承担突击破局的重任?”等相关议题进行探讨交流,本文由速记整理,未经参与者审核。

    image.png

    主持人:

    广东省北斗移动物联网产业研究院副院长 王勇兵

    分享嘉宾:

    中国交通通信信息中心导航中心主任、博士沈兵

    中国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熊燕舞

    中国汽车维修行业协会汽车信息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 张学辉

    江苏中九星通信息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顾礼宁

    北京汇通天下物联科技有限公司(G7)合伙人、副总裁 卢方

    深圳市锐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销售总监 陈建华


    王勇兵:首先请各位嘉宾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卢方:我是G7的卢方,分管G7在全国运营商方面的业务,就是专门为运营商赋能的。

    张学辉:各位好!我是张学辉,现任中国汽车维修行业协会汽车信息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我们平台囊括了2亿多台车的汽车维修信息。过去二十多年,前十年我在保险公司工作,后十年在主机厂工作。

    沈兵:我来自中国交通通信信息中心,我的工作内容从最初的“两客一危”监管到重点营运车辆再到网约车监管,现在做客运联网售票方面的工作。

    熊燕舞:我是交通部交科院的熊燕舞,我做过相关标准,做过一些课题的研究,负责过交通部的几本杂志。现在还在两个协会担任职务,一个是驾驶培训分会,一个是地方客运委员会。

    顾礼宁:中九星通成立于2013年,成员单位是全省各个地方的北斗运营商的龙头企业,经营模式采用线上经营线下服务的方式,现有员工大概600多人,十年以上经验的居多。

    陈建华:我是深圳锐明技术的陈建华,分管锐明在国内的营销工作。锐明是商用车信息化解决方案的提供商。

    王勇兵:谢谢各位嘉宾的介绍。主动安全是运营服务商一个新的里程碑,现在全国的“两客一危”车辆已经的安装覆盖率已经达到了80%,这80%的效果如何呢?  

    陈建华:我从两个维度来回答这个问题。一是我在安装现场问过很多司机,设备对行车安全是否有帮助?大部分司机认为是有帮助的,少部分司机自认为是老江湖的,不用靠设备就能搞定。其实很多事故都是出在这些老江湖身上,因为他们都是老油子,自我感觉良好。二是我自身的经历。锐明的设备都先安装在公司高管的车上进行测试。有一次我开车去广州,来了个电话,在看电话号码的时候,车上的ADAS报警发出了强烈的报警声,我一抬头,只差50公分就撞上去了,我觉得这个设备对驾驶员安全是非常有帮助的。

    顾礼宁:2018年江苏率先在“两客一危”车辆推广应用主动安全设备,推广的过程相当的痛苦,但结果相当的完美。2018年江苏“两客一危”车辆交通事故率下降了28%,死亡率下降33%,所以我认为主动安全真是一个好东西。

    王勇兵:谢谢陈总和顾总。江苏4万多台“两客一危”车辆都已经装完了,明年怎么办?没有财政支持,货运车辆怎么装?今天我把这个问题抛给在座的嘉宾,主动安全技术如何在货运行业破局?

    卢方:市场一定是越来越开放的,很难再出现像2013年5号令所带来的市场机会了。我们可以依靠政府,但不能依赖政府,否则市场永远做不起来。

    沈兵:“两客一危”车辆对道路安全产生的影响是最大的,危险品运输车辆一旦发生事故,后果就很严重,不只是生命,还包括环境等其他方面的影响。

    未来肯定会有很多的改变,但是从货运市场来讲,不一定是推动货运车辆使用主动安全设备,而是通过主动安全,打造更好的服务。安全是一个底线,现在很多司机是一个家庭的支柱,一旦出了事,影响的是一个家庭。营运车辆是生产工具,跑货运是为了挣钱,怎么让货运行业从业者高高兴兴挣钱,或者降低成本来挣钱,或者增加更多的保险,这个保险不仅是保险产品,而是通过信息化手段比如安装ADAS等主动安全的设备在行车过程中提供降低事故率的保险。

    政府未来会放开很多约束,推行“放管服”,但是政府永远不会放开安全,安全是底线。只有为货运企业提供更多贴身服务,创造更多的利益,降低风险,这样才有机会迎来新的风口。

    王勇兵:我总结一下,让司机开开心心平平安安赚钱,让司机感觉到服务有价值。主动安全有可能会成为接下来货运监管底层的技术支持,但不要把主动安全技术应用当作是万能的。

    如果货运车辆只能用金融属性、保险属性来推动主动安全技术普及,保险模式能否承担起这个重任?请张主任解答一下。

    张学辉:风险管控一定是有价值的,风险也是差异化的。不同的风险应该售卖不同的价格。过去保险公司经营风险全部是同质化操作,一个风险按一个标准卖,没有从人、车方面进行量化。今天主动安全设备让货运车辆和“两客一危”车辆的风险都可以量化。

    主动安全设备可以采集司机的驾驶行为,把司机的驾驶行为分为几个级别。此外,通过维修大数据、维保大数据和机动车辆保险数据的累积,可以把车进行分类分级。

    在分级分类的过程当中,把这些风险卖给保险公司。好的企业,好的管理者,好的车辆,好的司机可以卖一个很便宜的价格;差一点的,就卖一个高的价格;再差一点卖更高的价格,也就是所谓的费率差异,在美国,保费差异可能高达10倍、15倍。在美国如果被逮到醉酒驾驶,是没有人会卖保险给你。

    主动安全和保险的结合应该分两步走。第一步,实现信息标准化。现在有几百家甚至上千家的车联网运营商,提供的评估标准是不一致的,首先要解决数据一致协同问题。第二步,保险公司通过和北斗协会/研究院、保险行业协会、银保监统一地对接,将风险的分级分类一致化标准化。通过一系列信息的交互,一个全新的商业逻辑很快会出现,为社会创造一个和谐的环境。

    王勇兵:张主任提到要统一产品的标准化。江苏是主动安全技术先行先试省份,同时也是最先出台地方标准的省份。苏标出台后,很多地方的标准都参考苏标,接下来会不会有部标或者有国标出台?

    熊燕舞:卢总说得挺好,她说像2013年5号令强制推广是不可能再现了,普货怎么推行主动安全?运营服务商要借势才能推起来。另外,现在监管平台上的假数据确实挺多的,要引起注意。普通货车要推广主动安全技术,就要想办法避免数据造假。

    王勇兵:是主动安全设备应用的假数据吗?

    熊燕舞:是。普货应该巧妙地植入主动安全,而不是强硬地推广。司马迁说过“世不患无法,而患无必行之法”,这个世界不担心没有法,而是担心法律不好用。标准好出,但如果标准出台后大家都不用,标准有什么用呢?我们得综合考虑。

    主动安全技术应用很重要,比较形象,比较透明,推广比较有意义。但是现在主动安全设备出现误报的情况太多了,我在河南调研的时候,好多驾驶员非常反感主动安全设备,因为一天下来报警次数太多了,而且大多是误报,导致设备使用感特别差。要想办法消除误报,给驾驶员带来良好的产品体验,减少反弹。客运上用不好,还想推广到货运,是非常困难的。

    还有什么特别好的方案可以促进安全呢?比如在公交车的门口放一个设备,可以闻出来乘客身上是否携带毒品、汽油、枪支等违禁品。我看到已经有相关的产品了,虽然不是特别成熟,但是再往前研究,应该是非常好的。

    另外给大家一个提示,要借助交通部的资源。例如交通部现在正在推的“平安交通安全创新案例”活动,这个活动影响很大。明年还要做,这个活动是安全监督司在负责,大家要重视,好好借势。不光要有好产品,好的理念,还要和交通部的评比、推选活动结合在一起。比如上海交委运用大数据+联勤联动对非法客运行为实施精准打击,企业就喜欢这种东西,执法部门也喜欢。比如山东基于联网联控道路安全风险管控及隐患治理平台,福建交通厅的交通运输精准执法系统,河南的营运驾驶员体验式安全风险管控建设等等。这是非常有意义的,非常有用的。

    现在一些安全教育平台做得很好,案例、视频不要太长,太长了没人看。现在提倡随时随地让驾驶员学习,稍微休息一下就能看到案例,让驾驶员进行学习。安全教育平台是很有意义的,能消除麻痹心理。

    主动安全应用,我们不光要有终端,还要培训驾驶员的安全意识,消除麻痹心理、侥幸心理、冒险心理、从众心理。我调研了一些车队,有些车队规定同一种事故驾驶员不能出两次。

    还有一个方式可以助力安全管理,我在日本见过职业适宜性的测试,测试司机适不适合开大客车,适不适合做营运等。交通部科学院目前正在探索这方面的内容,目前还不成熟。

    王勇兵:锐明作为上市公司,上市之后,锐明将会在哪些方面更好地赋能运营服务商?  

    陈建华:在座的可能绝大部分都会开车,开车其实是一项比较简单的事情。但是如果道路复杂了,车辆多了,各种情况复杂以后,才会衍生出各种复杂的问题。智能识别技术其实是起一个提示作用,在司机注意力分散时成为司机的第三只眼睛。

    智能视频可以监控司机。人都认为自己比较强,长时间驾驶后觉得自己还能顶得住,但智能视频对采集到后,就可以根据模型、算法进行分析、预警。

    从驾驶的角度来讲,智能视频监控报警技术从几个角度解决安全问题。第一,感知,感知路面的情况,感知司机的身体状况和行为。第二,判断,判断道路、车速以及司机的行为对驾驶带来的后果,就是基于各种场景的数据的采集,固化在处理器里进行分析,看这种行为是不是会对驾驶造成危害。

    锐明会一直在商用车领域探索新的技术,给各位提供更多的服务。

    王勇兵:请顾总跟大家分享一下利用主动安全技术提供运输安全服务的工作经验。

    顾礼宁:为了推广主动安全技术,江苏省2017年出台了一个97号文,文中有一句话“在不增加企业负担的情况下来推广主动安全”,当时没推起来,2018年就出台一个8号文,8号文制定了硬件标准、协议标准、平台标准三个标准。这个标准发布后,以前装的部标机视频监控设备,甚至有的装车后还没用,就全部废掉了。针对这种情况,2018年9月,江苏省开了一个会,会上提出来给予安装(主动安全设备)的每台车1000元补助,10月份“两客一危”车辆就迅速安装完成。可以说江苏车联网运营商承担了江苏省主动安全技术应用的推广工作。

    提到普货,我也汇报一下,2019年12月,三宝、驭道等牵头组织,进行了一整天的探讨,对普货市场如何启动主动安全技术应用的问题,从监管,企业,车主,保险,金融,服务商,生产厂商等等角度进行探讨,最后还是归结到商业模式上来,钱从哪里来?谁来出这个钱?现在中九联盟出了几千万的资金,准备推动主动安全在江苏的普货市场的普及。

    王勇兵:谢谢你们的勇气、执着。2019年我跑了近20个省,收集了各种数据、各种商业模式。湖南“两客”智能监管平台和设备的推进,是省市两级财政共同承担,还有几个地方要求强制安装,有两个案例值得学习和参考的,可能从政策层面去借力。

    有个问题想问一下沈主任,道路运输车辆动态监管平台、设备的符合性审查的工作,是不是把符合性审查这个环节去掉了,还是检测是放开了?

     沈兵:政府推行“放管服”,不该管的不会管。政府原来是带着大家做事情,现在更多的是通过一些标准或者其他引导大家去做。现在很多工作都是通过政府的手段进行,但更依赖于市场,能够放开的就放开了。检测机构都具有检测的能力,交通部就没有必要去指定了特定的检测机构了。

    行业的安全意识比以前要强得多。从这一点来讲政府肯定是要放开的一些职权的,可能下一步在逐步实施过程中会有一些仔细的解读。例如无车承运人变成网络货运平台经营,网络货运平台经营现在已经下放到县级主管部门,由主管部门和交通部进行互动。

    十九大四中全会要求各地依法治理。职能部门做事情要有法律依据,现在大家很关心怎么做才是合规的。从某种角度来说,政府职能中能放开的一定会放开。

    刚才说的强制性,必须把主动安全技术放在车辆年检时作为标配,没有设备就不发营运证,未来肯定不会再出现,为什么?“两客一危”车辆是比较特殊的环节,但大家的安全意识增加以后,会主动地装设备,而不是说政府强制要求安装。

    现在我们给货运车辆加装很多设备,提高货车智能化。但是我们研究无人驾驶,而且很多大咖在推动无人驾驶落地时都是从货运场景开始,未来应该是运营行业和主机厂融合在一起发展,更多考虑的是提供更多服务性的内容,或者说从第三方创造价值,造福司机、货运企业。从这些角度来讲,未来会营造一个非常好的货运市场。

    王勇兵:沈主任高见,相信我们的行业会越来越好。最后请每位嘉宾描述一下道路运输行业主动安全技术应用会是什么样的趋势?或者祝福一下这个行业。

    陈建华:愿道路运输更安全。

    顾礼宁:紧跟时代步伐,赋能运营商,做好道路运输主动安全监控。

    熊燕舞:道路运输智能化未来就是三个好的方向,先是服务好,然后应用好,最后是体验好。只有体验好了,才会愿意装,主动愿意装才是大势,不是强制要求,应该达到如春风化雨般的境界。

    沈兵:希望主动安全能够真正融入到人、车、货所有相关方的骨子里,成为一种文化。现在谈的是技术,如果技术演变成文化,出行会更美好。

    张学辉:人的生命是无价的,因此风险市场也是无价的,我们不用看今天的市场有多大,未来5G时代,万物互联带来了方便,但也带来了更大的风险,这个行业是值得我们用一生去追随的行业。祝愿在座的各位在道路运输风险管理的道路上取得更大的成就!

    卢方:希望我们真正能为司机提供真正的一体化服务

    王勇兵:好的,谢谢!各位领导,各位来宾,道路运输主动安全万里行在南京站今天正式结束,同时,2019年的万里行也圆满地画上了句号。万里行的顺利举办,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更离不开像锐明、中九星通等企业的大力支持。让我们用掌声感谢所有道路运输主动安全万里行的参与者,谢谢你们!



  • 关键字: 道路运输
  •    责任编辑:suyanqin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