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回顾之2017’智能交通行业七宗“最” - 观点 - 智能交通世界网_智慧交通网 ITS114.COM|中国智能交通领先的门户网站
  • 首页 > 本网动态 > 观点 > 正文

    年度回顾之2017’智能交通行业七宗“最”

    2018-01-25 09:14:40 来源:www.its114.com 评论:
    分享到:

    1、 最期待——雄安新区交通规划

    2017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正式公布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决定,定位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雄安新区将提供一种全新的城市发展模式,成为一个高科技中心以及智能城市规划的“实验室”。大半年过去了,雄安新区的大众关注度已经有所下降,但在政府和企业层面,雄安新区是一个标杆,是一个必须要拿下的示范区。京津冀协同,现在BAT悉数与雄安新区达成战略合作,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金融、中船重工、中国建筑等48家企业落户雄安。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北京邮电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传媒大学等十余所大学表态将参与雄安新区建设。

    现在,雄安新区的整体规划还未出台,但从已有信息中可以得出一些结论。雄安新区的七大任务中第五项是构建快捷高效交通网,打造绿色交通体系。高效交通网中,北京至雄安的动车已经开通,更快速的京雄高铁已经开工,京安高速公路据说进入到招标阶段,此外,天津也将要开通至雄安的动车,6条铁路、4座高铁站、1个机场,雄安外围的交通网已经成型。

    1.png

    现在只等城市规划和城市交通规划出台了。雄安新区的城市交通会怎么规划呢?最开始就建地铁吗?还是先建轻轨或者BRT?如果按“千年大计”来规划,最开始就做地铁规划和建设也不是没可能。另外,雄安三县之间的来往是建高速还是快速路,也得等交通规划出台。

    市内出行方式上,私家车出行肯定是会摒弃的,是部分限制,还是——有没有可能禁止私家车进入城区,城区内只允许公务、公交、出租、分时租赁、货运配送等新能源车辆行驶,并投放无人驾驶出租、无人驾驶微公交?当然,还可以配量共享单车和自行车道,城区外围建设大量停车枢纽、立体车库。

    未来交通,什么是未来交通?无人驾驶和新能源应该算吧?如果雄安新区未来全部只允许使用新能源汽车,公共交通全部采用自动驾驶车辆,列位不要感到惊讶。

    此外,为配合无人驾驶和特种车辆信号优先,将DSRC+LTE-V两种模式融合的C-V2X路侧设备,是否可以在雄安新区做普及推广?

    着眼于未来交通,有没有可能通过5G/NB-IoT/大数据技术,对所有交通因子进行数据化编号,车辆、道路、交通基础设施、交通电子、自行车甚至于交通拥堵、交通事故类型、天气变化、积水等等,都进行电子化编码,然后汇集到城市大脑中,由人工智能实现交通管控、交通指挥?毕竟雄安新区并没有多少历史包袱,可以从最开始的阶段就做这样的工作。

    对于智能交通行业来说,雄安新区可以作为一个全新的未来交通的试验区,因为空白一片,所以有无限可能,所有的新技术、新的交通模式,都可能在雄安新区落地,在规划没有落地之前,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2、 最无聊——汽车电子标识强制安装

    应该是在2017年的国庆节前,有个别自媒体发布内容称“某市2018年将强制安装汽车电子标识,未安装者罚款500元”,随后在网媒和自媒体中发酵,被各地方的自媒体发扬光大,说的有鼻子有眼,最后是出口转内销,一些地方官方媒体还亲自去各地市交警局求证,最后被证伪。

    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假新闻,和很多热门假新闻的传播路径类似,就像这几天“公安局长带女儿饭馆吃饭,被嚣张协警铐起来,市长来了都道歉“的闹剧一样,其实是从一段电视剧中剪辑出来的一小段,最后都变成了”“我市公安局长带女儿吃饭被铐起来”了,移花接木,标题惊悚,是自媒体的一贯招数。比较搞笑的是,一些交通、安防行业内的媒体,也不加以鉴别,直接复制到自家网站、微信公众号。

    那么“2018年交警部门要强制推广汽车电子标识,不安装就要罚款500元”是怎么来的呢?其实是地方法规,8月初的新闻,深圳交警根据《深圳经济特区道路交通安全管理条例》,自2017年9月1日起,在全市范围内对未按规定安装电子标识,以及破坏拆除电子标识的重点车辆进行处罚,处罚金500元。这里有两个限制条件,一是深圳,二是重点车辆,但在自媒体的稿件中,因为要吸引数量更为庞大的私家车主关注、转发,所以就有意弱化或者隐去了相关限制条件。

    那么这个假新闻,只有坏处吗?当然不是,从事汽车电子标识生产和服务的企业,自然是巴不得“弄假成真”,全部车辆安装不现实,重点车辆全部安装也可以啊!事实上,汽车电子标识的试点示范,都是从营运车辆安装开始,根据《道路交通安全“十三五”规划》

    到 2020 年,要建成并完善全国重点营运车辆动态安全管控体系,颁布实施重点车辆安装汽车电子标识的相关标准;也就是说,在2020年后,重点营运车辆都要安装汽车电子标识,这并不是虚的。

    另外,此次自媒体虽然是出于其他目的来推送该假新闻,但客观上,起到了知识普及的效果,对未来汽车电子标识安装推广,还是有作用的。

     2.jpg

    3、 最狗血——从互撕到一家人

    2017年智能交通行业的“官司”有几件,一是金溢科技起诉要上市的聚利科技专利侵权,索赔一亿;二是智慧停车运营商“喜泊客”起诉“ETCP停车”专利侵权;三是深圳市拓普视频科技起诉海康威视专利侵权;四是高德起诉滴滴不正当竞争。前三件都是专利侵权,第四件是不正当竞争。

    行业发展到成熟期,专利侵权案件增多也是常态,也没什么可说的。这里要说的一件官司是货运信息化领域的运满满与货车帮之间的“官司”。

    据《财经》8月份报道称,2017年1月,运满满报案称公司内部服务器遭遇恶性攻击,南京雨花分局于2月13日立案侦查,3月30日,公安机关拘留包括货车帮CTO冯亮在内的7名嫌疑人,4月26因取保候审出所。另一方面,货车帮报案称运满满员工因对货车帮大量用户使用“呼死你”进行骚扰辱骂,涉嫌构成损害商业信誉罪,于2016年11月24日被贵阳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立案侦查,部分涉案人员被捕,均系运满满员工。

    这本应该是怼到死的冤家,就像此前酷米客把车来了创始人邵凌霜送进牢狱一样(获刑三年),但结果却出人意料。11月27日,运满满与货车帮联合宣布战略合并,双方将共同成立一家新的集团公司。由著名投资人王刚担任集团公司的董事长兼CEO,运满满CEO张晖和货车帮CEO罗鹏兼任集团联席总裁。

    0.jpeg

    这又是典型的资本撮合,运满满和货车帮作为干线货运信息化领域的资本宠儿,烧钱不少,运满满进行到D3轮融资(老虎基金领投的D3轮融资1.2亿美元),领先货车帮B3轮融资一个轮次(其中B2轮1.56亿美金B2轮融资,B3轮5600万美金融资)。不过,根据统计,货车帮融资总额达29.5亿元比运满满总融资达23.51亿元要多。在干线运输信息化局势已经明朗的情况下,虽然还有汇通天下(G7)、易流科技两家很坚挺,但很显然,大家都认识到,烧钱不能让货运信息化市场快速发展,融资加起来的50多个亿,也不会让市场有多大起色,这是一个需要培育的市场,两家合并后,三足鼎立之势已经形成。

    相比OFO与投资人互撕,运满满与货车帮的合并虽然也是资本主导的合并大戏,但很显然动静小多了,可能烧的钱也不够多吧?

    4、 最热门——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有多热门,这里就不再强调和说明。人工智能目前的典型应用在于交通集成指挥,也就是各种大脑、小脑、心脏,此外,前端视频采集设备,也可以说应用了深度学习,也就是人工智能的一个技术。

    未来的无人驾驶,信号控制,运输调度,多方式组合出行服务等,也可能会是人工智能应用于交通的场景,但现阶段,喊人工智能最大声的,还是城市交通管理。相比较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的范畴和应用场景要更大,更广阔,技术也要更复杂、多元,所以也更容易被套用,做语音识别、视频识别分析、智能驾驶、主动安全防控、大数据分析等领域的企业,都可以说自己是人工智能概念,比之当年的物联网。所以前段时间,不是有央媒说,现在有很多伪人工智能。

    4.jpg

    对于人工智能,智能交通行业还是平常心吧,有成熟的产品和平台,能嵌入集成到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当然最好,人工智能的基础、核心技术,也不应该是智能交通企业所应该承担的。

    5、 最养生——人体器官大集合

    2017年是概念横飞的一年,在人工智能的感召下,各家创造了许多新名字,要么是大脑,要么是小脑,还有心脏,神经网络,眼睛等等。就像某位博士讲的,2017年的智能交通行业,抖落了一地的人体器官。

    阿里云集团于2016年推出城市大脑的概念,火了大半个中国,方纬科技是第一个打出“交通大脑”概念的,参与了杭州“城市大脑”交通优化工作的银江股份成立了未来城市与交通大脑研究中心;城市大脑的示范区域杭州萧山区则明确打出“交通小脑“的概念,要投入近两亿来打造交通小脑;海信网络科技则推出了”城市智慧心脏“的概念,南京市交管局总工程师顾怀中也统一将城市交通类比为”“心脏和血管”的说法。

    除了大脑、小脑、心脏之外,提的比较多的,还有细胞元或者神经元,也就是把各自领域的数据化,对接到“大脑”系统中。

    5.jpeg

    广东省高速公路监控中心副主任梁华在11月的演讲中,将智慧公路建设比喻为人体,大脑相当于云计算与大数据服务平台,小脑相当于是交通协同控制系统,肢体就是行动系统,神经网络是通信传输系统等。这是一个比较完整的说法,城市交通也可以套用。

    在视频监控领域,现在的提法是,不仅要看得到,还要看得清,更要看得懂,各家对自家的产品命名也是和眼睛有着密切关系,诸如“深眸、灵瞳、明眸、深鉴”等等,既要体现看的清楚,还要体现看的智慧。还有和光线有关的,黑光、星光、超星光等等,不知道下一步的产品系列会如何命名。

    ITS114也来创造一个新名词,智慧关节,也就是智慧路口,当然,前提是在交通大脑的大概念下,做各种交通“动作”时,关节是最为重要的,只是貌似关节有点多。如果放在智慧心脏的概念下,智慧路口叫什么好呢?貌似没有更形象的叫法。

    北京工业大学关宏志教授在2017年的中国智能交通年会上,做的演讲题目就叫做《与我们的“病”和谐相处》,也把交通类比人体,哪有没毛病的身体呢?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放弃治疗,但也不能加剧恶化,还要与“毛病”和谐相处下去。

    可预见的是,大脑、小脑的概念,会继续火下来,关于大脑、心脏、血管、关节、神经网络之类的提法,估计还会更多。

    6、 最高调——深圳交警

    深圳在交通管理方面一直走在全国前列,总体来说,有几个特征,首先是高科技应用最快,其次是管理手段创新,第三是强大的执法威慑(扣分、罚款、入刑等)。

    实际上,深圳交警最近几年都比较高调,从善如流的应用微博、微信,而且不摆架子,及时回复,深得互联网精髓,也因此经常出现在大众媒体视线中。

    深圳交警近年来的一些交通管理创新举措包括:设置滨海大道HOV车道(高峰期只允许多乘员车辆行驶)、自动化潮汐车道、普及“借道左转“、排阵式交通、全待转、特殊路口”移位左转“、基于汽车电子标识的公交信号优先、PDA人脸识别确定人员身份、开创警务铁骑勤务新模式、机场等设立网约车专用通道;

    6.jpg

    政策、民意方面,向市政府提请公安交通管理部门纳入城市规划委员会,依法参与交通政策法规制定、城市交通规划设计等工作;设立民意云平台,收集标志标识问题、红绿灯问题、拥堵等事件等;

    借助社会智力资源方面,成立交通信号优化实验室、成立交通仿真实验室、成立共享交通联合指挥调度中心、与华为、海康、中电科等联合打造城市交通大脑等;

    惩罚措施方面:行车记录仪一键举报交通违法(举报有奖)、冲绿灯罚款300(路口拥堵情况下)、交叉路口不拉链式通行、乱鸣喇叭抓拍、机动车不礼让行人、后排不系安全带(处罚司机)、停车场内违法停车罚款500、行人过街警示系统等等。

    以上很多举措都是国内首创或者首批应用,即便不是深圳首创,但由于深圳的示范和传播效应,也很容易使其发扬光大。

    深圳市交警局局长徐炜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后,二十多年一直在深圳交警系统工作,从一线民警走向领导岗位,见证了深圳偷天换日般的巨大变化,也亲历了深圳交通管理的发展变迁,对深圳交通管理可谓了如指掌,今年来,在智能交通行业的高端论坛、大会上多次推荐深圳交通管理的创新举措和经验,为深圳交通管理经验传向四方,树立深圳典范,做出了贡献。

    7、 最低调——齐鲁交通发展集团

    在2017年初ITS114推出的“2017'中国智能交通十大猜想”中,就有 “高速公路ETC能否保住先发优势”,其中主要内容,就是第三方支付对基于RFID的ETC收费的冲击和影响。当时的猜想依据之一,就是2月21日召开的湖南省高速公路工作会透露湖南省40%的收费车道将要实现不停车手机支付;同时,所有人工收费车道都将新增手机非现金支付方式。4月20日,湖南省交通厅发布招标公告,基于车牌识别的不停车手机移动支付系统BOOT项目,对湖南省高速公路所有收费站进行不停车手机移动支付系统改造,总投资额约为 3.5301亿元。6月8日发布中标结果,10月31日,项目终止。

    停止原因不明,通知说是因为政策和技术,现在不能判断湖南以后就不做基于车牌识别的手机移动支付通行收费这件事了,相反据相关消息人士透露,湖南交通厅的高层对此仍然是很支持,很可能会在准备充分之后,再次启动。

    与湖南省交通厅最开始的“红旗招展“不同,山东的齐鲁交通发展集团则有些不显山不露水,却是里手行家。同样是今年初,齐鲁交通发展集团提出在所辖高速路段实现移动支付的工作目标。在货车不停车收费试点应用取得成果的基础上,投入近4000万元用于基于车牌识别的不停车移动支付系统的设计开发,形成一套完整的技术方案。在今年8月,完成包括车道端、客户端、平台端整个完整系统开发测设,在部分高速公路开通应用。12月的数据显示,齐鲁交通发展集团不停车移动支付系统部署完成,所辖212个收费站的1700余条出入口车道均完成升级改造,746条人工出口车道开通移动支付功能,已经具备不停车移动支付条件。目前,不停车移动支付系统日均交互查询量达46万次,日均移动支付业务1200多笔,用户只需要关注“高速e行”或者下载“齐鲁通”APP注册即可按相关提示完成不停车交费。

    7.jpg

    9月份以来,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交通运输部ITS中心、江苏交通控股有限公司、四川省交通运输厅高速公路监控结算中心、广西壮族自治区交通运输厅等单位先后派人到齐鲁交通发展集团调研不停车移动支付系统建设情况。

    实际上,支付宝在河南也推动了基于车牌识别的公路通行移动支付,早期也是比较低调,但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有些高调,尤其是一些自媒体,标题一个比一个离奇,“别了,ETC”,让不少ETC业内人士愤懑不已。

    交通运输部路网中心副主任王刚表示,目前ETC的快速发展才刚刚开始,还有1000多万的货车、几十万出租车没有安装ETC,且目前的税收政策是偏向于ETC(路网中心功不可没),可开增值税发票抵税,王刚主任有理由信心满满。但对于那些频次较低,而且不能开具增值税发票的个人小汽车,基于车牌识别的手机移动支付通行收费,更有吸引力,与此同时,一些ETC发行方与微信合作,实现空中发卡,同样可实现自动扣费,如果大面积推广,也可以对冲支付宝们的冲击。

    从目前来看,国内除了江苏、四川、广西之外,还有山西、湖南等省份计划推动基于车牌识别的不停车移动支付,未来肯定还会更多。


  • 关键字: 智能交通 七宗最
  •    责任编辑:梁兰春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赞助